棒米科技:智能体温计“学步小米”

文|李碧雯 

小米科技从来不缺乏崇拜者,楼晓都就是其中之一。

楼晓都是棒米科技的CEO。棒米科技是一家智能体温管家研发商,目前主要产品是智能体温计棒米,用于女性生理周期的检测。

2014年棒米成立之初,正是小米科技的巅峰时期。楼晓都和CTO武泽胜都将小米视作用互联网改变传统硬件的代表,甚至将雷军一直挂在嘴边的小米七字诀(专注、极致、口碑、快)作为公司学习的文化。

两个不甘于现状的80后,放弃现有财富,开始一段“不安分”的创业之旅,这是棒米科技创业故事的开始。

第一次见到楼晓都的人,可能不会将他与传统意义上口才一流的销售员挂钩。他少语,害羞,看上去更像一位平凡的IT男。

楼晓都毕业于浙江大学分子生物学专业,在创业之前,楼晓都以销售代表的身份,加入世界排名前十的医药公司默沙东,主要工作是向杭州的各大医院推销肿瘤方面的产品。为了提升销售的成功率,在每次销售前,对市场和竞品的分析,对于产品使用人群的分析,楼晓都在推开客户大门前都会考虑清楚。

他是公司连续三年的全国销售冠军,然而外资的生活太过舒适,楼晓都反而有些担忧。他害怕自己习惯了这种安逸的生活。与此同时,浙大校友圈创业者的成功案例也让他有股创业的冲动。

2014年国庆假期,楼晓都参加同学婚礼时遇到了武泽胜,武泽胜是他浙大的校友,当时在小米担任产品经理,负责小米生态链的云存储服务。两人一拍即合。

创业做什么方向呢?在确定做棒米体温计之前,两人曾沟通过无数次,提出了很多不靠谱的想法:做羽毛球场馆预订,做汽车后市场,但调研一番后都觉得不合适。最后两人决定回到各自所长的领域,确定做医疗智能硬件。

2014年正是智能硬件的风口,市场上也有很多做血糖、血压监测的智能硬件公司,楼晓都也考虑过这个方向,但是最后都被他否定了。“这些属于慢病管理的范畴,用户一般是4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,但是这部分人群并不是互联网的高频使用用户,因此可能这类智能硬件的月活只有3%-5%,互联网并不能为他们提供太多价值。”楼晓都分析道。最终他将产品用户锁定在女性这一互联网高频使用人群上。

凑巧的是,当时楼晓都的妻子正在备孕阶段,怀孕并不特别顺利,经历了两次流产,他和妻子都很焦虑。

“因为在备孕阶段,需要自己绘制双向曲线数据,据此来判断是否怀孕。很多时候用户需要早上起床后立刻测体温,测量完成后需要将数据和曲线自己画下来,而且有时候也会出现读数不准的情况,因此用户体验并不是很好。”楼晓都突然想到,为何不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让测体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方便呢?

一个月后,楼晓都从工作了三年多的单位辞职,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创业。那时武泽胜还未从小米离职,当时全职工作的只有楼晓都一个人,而家就成为了公司的临时办公室。

创业的前2个月,楼晓都几乎购买了市场上所有的基础体温计,同时还托在德国、日本的同学从当地带产品回来。

测试完30多种产品后,楼晓都发现传统体温计最大的痛点是,不方便用户记录和分析。在他看来,如果将体温计和互联网相结合,测量的数据通过蓝牙传输到手机应用上,自动生成数据曲线,并通过大数据的方式分析数据,这种方式将大大提升用户体验。

于是两人分工明确,楼晓都跑供应链,武泽胜负责软件方面的工作。2014年11月、12月那段时间,楼晓都几乎跑遍了全球前十大电子体温计的代工厂。

“我们的路线和小米是一样的,要找最好的工厂,最好的供应链做产品,这样才能保证产品的精准。”楼晓都说道。最终他选定了欧姆龙的代工厂作为公司的合作方。

跟这家代工厂谈判时,棒米科技还没有任何产品图纸。通常顶级公司与创业公司的合作都比较谨慎,何况是在没有任何图纸的情况下,不过最后,楼晓都竟然谈成了。

“我主要跟他们说了两点,一方面是品质的理念,我们希望做有品质、有追求的产品。另外一方面我提到了互联网的价值,互联网能够优化用户体验,后期还可以拓展用户价值,成长速度肯定要快于传统公司。”楼晓都说。

而在这次创业中,楼晓都的沟通协调能力更加让武泽胜佩服。在生活中,楼晓都有着颇为广泛的朋友圈,其中很多是比他大十几岁的朋友,不乏上市公司高管、医院院长、政府部门负责人等。“他总能跟他们聊到一块去。”武泽胜说道,“他花了很长时间整合资源,与此同时,也能够把供应链厂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。”

解决了智能硬件最为头疼的供应链问题,其他事情就变得水到渠成了。2015年11月,公司产品在Indiegogo众筹,一个月内募集资金10万美元。据楼晓都透露,目前棒米的用户近10万,日活跃用户约30%。

同时,公司已经有近30名员工,获得了来自豪洛捷英硕力合伙人和线性资本等近700万元Pre-A轮融资,估值5000万元。

接下来,棒米科技准备深挖智能体温计领域,在这一细分领域做到全球NO.1,同时围绕母婴群体开发智能硬件产品。